<tbody id="chs8z"></tbody>
<button id="chs8z"><acronym id="chs8z"></acronym></button>
<dd id="chs8z"></dd>

    1. 智庫中國 > 

      陳文玲:中國智庫離世界知名智庫還有差距

      來源:人大重陽網 | 作者: | 時間:2019-12-27 | 責編:申罡

      中國智庫真正提供給整個國家做謀劃的能力不夠,雖然我們有的智庫很專業,但是專業化的智庫,包括經濟、政治、文化、軍事,怎麼能形成所有戰略?真正的智庫是應該有穿透力的,應該有跨領域的整合能力,形成跨領域的所有戰略,我們現在最需要的是所有戰略,需要前瞻性、儲備性、前沿性、全員性的戰略。


      演講者陳文玲係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本文為12月17日“新時代的中國思想與世界變局——中國智庫國際影響力論壇2019”上的發言實錄,全文為獨家首發。

       

      今天主要想表達兩個觀點:


      觀點一:伴隨著中國大國的崛起,在國際地位、國際影響力、國際舞臺上的地位和作用日益增強,中國的智庫也已經走到了世界舞台中央。


      有三個大的變化:


      變化一:中美智庫之間的地位之變


      中美兩國競爭博弈,實際上兩國國家的決策者對智庫的不同態度,決定了未來兩個國家軟實力。特朗普總統不太用智庫,用的智庫都太極端,這些智庫實際上不是好學者,也不是思想者,所以把美國給引偏了,美國現在有可能成為“世界孤兒”。中國習近平主席指出:智庫是國家的軟實力,而且培育智庫、發展智庫、發揮智庫的作用。所以中國的智庫雖然起步晚,但整體上不弱,中國有國家高端智庫25家,但也是良莠不齊。有一批大學的學者,研究出在國際上非常有影響力的文章,很多文章甚至已經被翻譯成英文,但可能並不被大眾所知。關於中美關係,特別是中美智庫的變化,可能未來會使我們在習主席提出的一系列全球治理觀、全球價值觀、全球安全觀、全球發展觀等方面慢慢會跟上去,所以中國的智庫從總體上也是在整體崛起,而且發展很快。


      變化二:南北之變將帶來東西之變


      所謂南北之變就是發展中國家、新興經濟體和發達國家的地位發生很大的變化。二戰剛剛結束,七個工業化國家佔世界GDP70%,其餘國家佔30%,到目前發展中國家、新興經濟體由於中國板塊的崛起,包括E11、金磚五國閃亮登場,現在新興經濟體發展中國家佔了全球GDP的56%,發達國家下降到44%。普華永道、世界銀行近期作出了對2050年的預測,屆時前10位的經濟體,世界銀行預測7個將是現在的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普華永道作出的預測是6個現在的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未來那個時候,世界經濟和二戰時期正好是顛倒的,代表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會佔到70%以上,而發達國家會佔到30%。世界格局,最大的變化,南北板塊的變化會引起東西的變化,整個世界幾百年是西方為主的世界體系,從日本明治維新、中國辛亥革命以後,實際上西風東漸,未來世界會發生很大的變化,由於中國的價值觀、中國的理念得到認可,會出現東風西漸。東風西漸不是像過去西風壓倒東風,而是東風西漸過程中與西風逐漸融合,或者用一句詩意一點的話,就是會在太平洋的上空形成一個溫暖的環流,使文化的交融交匯造福於人類。所以這個時候對於我們的智庫發展提供了千載難逢的機遇,也就是發展中國家的智庫、新興經濟體的智庫會走到世界的前沿,會為我們自己的國家代言。


      變化三:中國出現了一大批有影響力的智庫


      不僅是中宣部明確的25家高端智庫,也有很多民間智庫非?;钴S,也有一些專業性的智庫非常專業,他們研究的深度不亞於現在這25家高端智庫。


      比如我前兩天跟義大利前經濟部副部長有一個會談,他説我現在在義大利想建一個智庫,因為他想參加下一屆義大利總理的競選,但是義大利沒有國際化的智庫,義大利只有傳統的大學,所以他想建一個智庫。我就在想這些發達國家,原來七大工業化國家,歐洲四大工業化國家,竟然沒有智庫。香港也沒有智庫,香港原來有一個中央研究組,在上一任特首時就撤銷了,沒有智庫怎麼謀劃香港的未來呢?怎麼研究香港的重大問題呢?其實沒有智庫的一個國家就沒有謀略,國家領導人一個人的大腦可以決定一個國家大政方針的方向,但是絕對不可能一個理念就形成一個國家治理體系,一個理念就能使整個社會形成高度共識。所以,我認為中國在邁向“兩個一百年”的過程中,中國的智庫怎麼能夠形成中國的思想、中國的理論、中國的方案、中國道路的理論詮釋,這是我們的歷史重任。


      中國智庫學者在國際舞臺上也不輸于美國以及其他國家,以前我們對他們都是仰望的、仰視的,他們對我們都是俯視的,現在很多國際場合,包括我們和美方非常重要的智庫專家對話,我認為我們是平等的,是日益受到他們正視的,而且我們很多觀點實際上也被他們翻譯過去,甚至報到了美國的政府決策層。


      中國是一個有五千年文化的國度,有那麼多的思想品,我們的礦藏比美國要豐富得多,美國從建國兩百多年,一下就到了世界思想最前沿、輿論最前沿、科技最前沿、經濟最前沿、軍事最前沿,為什麼?美國這些智庫的謀劃很重要,比如美國的馬歇爾計劃、美國的星球計劃、美國的資訊高速公路,全都是美國智庫謀劃出來的,然後作為國家舉國之力在做的一些重大的項目或者重大的國家戰略,變成了一個國家的實力。

       

      大會討論環節: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國際影響力評估與未來展望


      觀點二:所以我們未來的智庫,如果是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我們的差距還很大


      中國的智庫現在雖然發展的勢頭很好,但是我們的功力還不夠,為什麼?


      第一,我們的思想力不夠。我們産生思想品的能力,我們能夠讓世界為之一亮的觀點、思想品確實不夠。如,最近創新經濟論壇有一場基辛格博士特別對話,半個小時,我12月5號-9號隨周小川行長去美國,美國基辛格中心組織一個中美關係閉門對話會,基辛格也到會作了重要發言,他有幾句話就是思想品。他説:中美兩個國家如果繼續對抗發展下去,給世界帶來的災難不亞於摧毀歐洲文明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我覺得這就是思想品,他是縱覽世界歷史,然後對中美未來這樣一個競爭博弈、這個走勢有巨大的擔憂,他提出一個核心觀點“世界要平衡”,但是我認為從他內心裏感到恐懼的是,中美競爭下去,對美國會造成巨大的傷害,他是愛國主義者,是為美國擔憂,所以他在積極促進雙方的和平,他96歲坐著輪椅到中國來發表他的觀點。但是我們的思想裏,我們能夠概括出來的一些營養世界的話語太少了。


      第二,我們的謀劃力不夠。中國智庫真正提供給黨中央、國務院,給整個國家做謀劃的能力不夠,雖然我們有的智庫很專業,但是專業化的智庫,包括經濟、政治、文化、軍事,怎麼能形成所有戰略?所有戰略的謀劃能力確實不夠,但美國很多謀劃是跨領域的。所以我們現在有一個偏差,認為智庫做的越專越好,如貿易問題研究的小數點零點零幾位之後才是專業智庫,真正的智庫是應該有穿透力的,應該有跨領域的整合能力,形成跨領域的所有戰略,我們現在最需要的是所有戰略,需要前瞻性、儲備性、前沿性、全員性的戰略。


      第三,傳播力不夠。我覺得我們現在傳播力最大的問題就是説的話都差不多,用的語言差不多。這次和彭博辦創新經濟論壇,他們提出的基本要求就是要求所有發言嘉賓不要照稿念,但大家都怕犯錯誤,要統一的口徑,統一表達方式,很多論壇基本從頭到尾念稿,很多人聽了開頭基本就知道內容是什麼了。所以這種傳播力怎麼能夠打動別人呢?連自己都打動不了的東西,肯定是打動不了別人的。


      第四,影響力不夠。中國智庫現在主辦了很多會議,是一個大的經濟增長點,爆髮式的,但是真正有震撼力、有影響力的會議結果還是不夠的,而且大部分會議的舉辦地都在國內。我們最近在香港、新加坡辦了一個會議,在中宣部支援下,中宣部領導有出席,大家紛紛表示很感慨,實際上我們還是要更多在國外發聲,用更多的國際上能聽懂的語言來詮釋我們的主張。


      第五,還是協調力不夠。整個智庫之間缺少協調,低水準的重復建設、勞動比較多,真正缺少基礎研究、原始創新。與製造業存在的問題差不多,很多智庫都舉辦主題相同的論壇,很多研究也是相同的,而且有些可能是迎合人們的眼球,但是現在眼球也跟不上,眼球顧不上,比打乒乓球還要快,一個會議接一個會議,大家對會議也有點審美疲勞了,但今天的會議很好。


      12月17日,由中國人民大學、光明日報主辦,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光明日報智庫研究與發佈中心、外文局當代中國與世界研究院、中國網、《智庫理論與實踐》雜誌社聯合承辦的“新時代的中國思想與世界變局——中國智庫國際影響力論壇2019”在中國人民大學舉行。作為行業內以“智庫國際影響力”為主題的最大盛會,邀請了多位中央部委領導及智庫、媒體界近百位專家和學者參與討論,共有500多位各界人士出席,為中國智庫更好地提升國際影響力打下基礎。



      發表評論

      蓝月亮精选二四六资料